-
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人文江蘇 >

因為李白, 武漢與江蘇有了“唐詩情緣”

來源: 編輯:admin 時間:2020-09-04
導讀: “豈曰無衣,與子同裳”(《詩經秦風無衣》)、“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兩鄉”(王昌齡《送柴侍御》)……此次新冠肺炎疫情,人們在瀏覽各種報道,了解白衣戰士無私無畏英勇事跡的同時,也學到了不少古代詩詞。說起詩詞,湖北無疑是中國文學史、中國詩詞
“豈曰無衣,與子同裳”(《詩經秦風無衣》)、“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兩鄉”(王昌齡《送柴侍御》)……此次新冠肺炎疫情,人們在瀏覽各種報道,了解白衣戰士無私無畏英勇事跡的同時,也學到了不少古代詩詞。說起詩詞,湖北無疑是中國文學史、中國詩詞史上不能繞開的重鎮,從屈原的《楚辭》到李白的《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》,從劉禹錫的《西塞山懷古》到蘇東坡的《念奴嬌赤壁懷古》,“詩的湖北”為我們留下了太多經典名篇。詩詞也將湖北和江蘇這兩個長江之濱的文化大省聯系在一起。武漢與南京、武漢與揚州之間,各有一段“唐詩佳話”。唐代律詩中有一首崔顥的《黃鶴樓》,被宋代嚴羽的《滄浪詩話》推崇備至:“唐人七言律詩,當以崔顥《黃鶴樓》為第一。”黃鶴樓是武漢最知名的勝跡,位于武昌黃鶴山西北黃鶴磯上,峭立江邊,俯瞰三鎮。早在唐代,黃鶴樓就已是聞名遐邇的名勝。唐人閻伯理《黃鶴樓記》中說,此樓“上倚河漢,下臨江流”,登臨可“坐窺井邑,俯拍云煙”“賞觀時物、會集靈仙”,是當時文人騷客雅集的好去處。崔顥和李白是同時代人,生年不詳,卒年為754年,河南開封人,開元十一年進士。他留下的詩不算多,僅有數十首,但佳作不少,最著名的自然是這首《黃鶴樓》:“昔人已乘黃鶴去,此地空余黃鶴樓。黃鶴一去不復返,白云千載空悠悠。晴川歷歷漢陽樹,芳草萋萋鸚鵡洲。日暮鄉關何處是,煙波江上使人愁。”《黃鶴樓》太精彩了,在當時就引起了很多詩人的膜拜和效仿。比如李白,他一生云游天下,四海漂泊,當然也來過武漢,登過黃鶴樓。據《唐詩紀事》等的記載,大概在開元二十二年(734),恃才傲物的李白與好友韋冰游覽黃鶴樓,詩情大作,正欲提筆創作時,忽然發現墻上有崔顥的《黃鶴樓》。讀完之后,好強的李白也想寫一首比拼一下,奈何搜腸刮肚,就是找不到靈感,只能投筆作罷,感嘆道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顥題詩在上頭。”此后的很多年里,崔顥的《黃鶴樓》始終是李白的一個心結。他后來在南京寫的那首《登金陵鳳凰臺》,就被評論家認為是一首對崔顥《黃鶴樓》的模仿之作,也可以說是一首“較勁之作”。《登金陵鳳凰臺》:“鳳凰臺上鳳凰游,鳳去臺空江自流。吳宮花草埋幽徑,晉代衣冠成古丘。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鷺洲。總為浮云能蔽日,長安不見使人愁。”黃鶴樓對鳳凰臺,鸚鵡洲對白鷺洲,鄉關對長安……崔顥作于武漢的《黃鶴樓》與李白寫于南京的《登金陵鳳凰臺》是不是很像?很多人背這兩首詩的時候,經常會“背串”。李白一生多次來到金陵,留下的詩作七十多首,《登金陵鳳凰臺》是其中首屈一指的佳作。鳳凰臺上,李白想起了崔顥的《黃鶴樓》。“詩仙”借景色傾吐胸臆,表達了對開元、天寶年間昏暗朝政的憂慮,抒發了其政治抱負受挫的憤懣和感慨。詩中的“鳳凰臺”是位于南京古城西南隅的一座山崗,因南朝劉宋時有鳳凰停留其上而得名。“吳宮花草”指的是三國時吳國的宮闕遺跡早已湮沒。“晉代衣冠”說的是東晉王公貴族都成了一堆堆古墓荒冢。“三山”是南京南郊板橋長江邊的筆架形小山,“白鷺洲”則是古代長江南京段的小洲,因多有白鷺聚集而得名。后來江流西移,洲與陸地相連接。“浮云蔽日”比喻奸臣惑君,障蔽賢良。長期以來,詩人們和批評家們喜歡將《黃鶴樓》與《登金陵鳳凰臺》相提并論,比較兩者之間的優劣,多數人認為“黃鶴樓”勝過“鳳凰臺”。北宋嚴羽以《黃鶴樓》為“唐人七言律詩”中的第一名;明代顧U說《黃鶴樓》“一氣渾成,太白所以見屈”;清代吳昌祺認為李白《鳳凰臺》“起句失利,豈能比肩《黃鶴》”。狂放的金圣嘆甚至直接嘲諷,李白應該藏拙,沒有必要非和崔顥比,“然則先生當日,定宜割愛,竟讓崔家獨步。何必如后世細瑣文人,必欲沾沾不舍,而甘于出此哉。”也有人認為《黃鶴樓》與《鳳凰臺》不分軒輊,難分高下。南宋劉克莊在《后村詩話》中說:“今觀二詩,真敵手棋也。”元朝詩論家方回認為:“太白此詩,與崔顥《黃鶴樓》相似,格律氣勢,未易甲乙。”《黃鶴樓》和《鳳凰臺》誰更勝一籌,還將繼續爭論下去。這兩首律詩卻演繹出唐詩中的一段佳話,已流傳了千年,也成為兩座名城武漢和南京共有的文化遺產和文學資源。一條長江將武漢和南京相連,也將武漢與另一座文化名城、同樣地處長江之畔的揚州相連。有這樣一首詩,既寫了武漢,也寫了揚州,這就是李白的《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》。此詩也是李白在武漢黃鶴樓所作,雖然李白在這里沒能寫出勝過崔顥《黃鶴樓》的律詩,但這首絕句同樣千古流傳。唐開元十八年(730),李白與暌違多年的好友孟浩然在武漢相遇,得知好友即將前往江南的廣陵(揚州),兩位詩人在長江邊的黃鶴樓依依惜別。臨行之際,李白寫下《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》送別好友:“故人西辭黃鶴樓,煙花三月下揚州。孤帆遠影碧空盡,唯見長江天際流。”《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》重在寫離別之情,友人掛帆遠行,詩人目送離去,東逝的江水猶如李白的依依別情。從詩意上看,這是一首普通的敘事詩,但后人卻從中讀出了另外的信息:煙花三月的揚州城春暖花開,草長鶯飛,桃紅李白,是天下最美的所在。重溫這些唐詩,回溯武漢與南京、武漢與揚州因為唐詩而產生的情緣,待到疫情完全消弭之日,讓我們一起循著唐詩的腳步,去揚州賞桃紅柳綠,去南京訪六朝勝跡,去武漢珞珈山下,看櫻花滿樹綻放。本報記者 于 鋒
責任編輯:admin
人文江蘇
Copyright © 江蘇新聞網 版權所有
本站所有資訊來源于網絡 如有侵權請聯系QQ:9490489
Top (^ω^)MG纯银3D游戏 现金麻将是中国赌博游戏的“名门望族” 多乐彩票平台app 三分赛车有什么技巧 黑龙江快乐十分派奖 手机棋牌. 高频彩叫停 福利彩票双色球规则 云南11选5任五遗漏 股票交易成本 银河棋牌代理 四人麻将的玩法 黑龙江时时彩时间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下载 棉花期货分析论文 腾讯棋牌天天象棋下载安装 三元水果拉霸